按你维修店学徒到“深圳高层次人才”富士康湖北小伙逆袭人生

时间:2019-06-21 12:13:55,点击:0

 从维修店学徒到深圳市“高层次人才”,湖北孝感小伙用拼搏改变人生!

富士康在线招聘网www.foxconn-job.cn
 
  杨小平  
 籍贯:湖北孝感人 
 
2010年4月22日入职富士康;
 
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获龙华区职业技能竞赛电工竞赛第二名及龙华区“技术能手”;
 
2016年获深圳市职业技能竞赛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大赛第四名及深圳市“技术能手”;
 
2017年获龙华区职业技能竞赛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大赛第六名及龙华区“技术能手”,同年获龙华区工业机器人设计与管理竞赛优秀奖,并获广东省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二等奖;
 
2018年获深圳市职业技能竞赛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大賽第一名及深圳市“技术能手”,同年获广东省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一等奖;
 
现就职于C次集团Mac(Ⅲ)设备维护二部抛光/组装设备课。
 
“去省里参加培训要1万块钱,如果拿到奖,集团工会就全部报销,没拿到奖,也可以报销50%。其实就算集团工会不报销,我也会去参加培训,因为这是改变命运的捷径,我必须尽全力拼一把。”
 
话犹在耳,捷报传来。11月25日,C次集团Mac(III)设备维护二部抛光/组装设备课的杨小平夺得了广东省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一等奖!这也就意味着,他将获得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颁发的广东省“技术能手”证书,并且可以申请成为深圳市高层次人才,获得深圳市和龙华区政府共320万元的生活补贴奖励!
 
杨小平,一个敢想敢拼、思维敏捷而又有着超强自学能力的人,依靠一个“拼”字,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和人生。
 
 心酸的成长之路
 
杨小平1981年出生于湖北省孝感市云梦县伍洛镇大杨村,家里两兄弟,哥哥比他大6岁。父亲十几岁时就得了肺结核,一度咳到吐血。直到杨小平三岁时,父亲的肺结核病才在国家的免费治疗政策下痊愈。因为身体的原因,只能娶了一个有胃病、腰椎间盘突出、眼睛也不正常的女子为妻。一对病秧子组建的家庭,其贫困程度可想而知。
 
在杨小平的记忆里,小时候他们家从来都是只吃两顿饭,一年到头也难得吃上几顿荤菜,经常清汤寡水就着咸菜下稀饭。他平时身上穿的,也都是村里条件稍好些的人家不要了的旧衣服。从懂事起,杨水平和哥哥就要帮着分担家里的活计,种田、插秧、煮饭、喂猪,什么都做。虽然父亲农闲时一直外出打散工,哥哥还是读完初中就辍学了,且是在村支书的资助下才勉强把初中读完的。
 
生活条件的艰苦,却丝毫没有影响杨小平对电子电器的热爱。读小学二年级时,他就用黄泥巴捏成四个轮子,中间插一根冰棍棒,做成泥巴车玩。读小学五年级时,大他十岁的堂哥已经是一家国营企业里的电工,没事的时候,杨小平就喜欢到堂哥家玩,借阅他的电工书籍看。看他那么感兴趣,下班回到家的堂哥也耐心地教他电路电器的原理。村里谁家电灯、电视、收音机等电器坏了,请他堂哥去帮忙维修的时候,堂哥也喜欢带上他一起去看,教他一些简单的维修知识。
 
看他那么勤学上进,初中毕业后,父亲执意将他送进了孝感工业学校学习电子电器的维修技术。“我们老家有一句土话说,‘宁肯读穷,不可读蠢’。为了供我读完中专,我爸还卖过两次血。外出打工的哥哥在学费上也资助了我不少,不然我连中专都读不起。”说起小时候的家庭生活,杨小平心酸不已,眼眶都湿润了。
 
从小电工到注塑机维修师傅
 
1999年中专毕业后,为了更好地学习电子电器这门技术,杨小平曾在县城一家家电维修店做了一年多学徒。“不包吃不包住,早上去晚上回,也没有工资,纯粹当是练手。”
 
2000年底,因为哥哥说年底好找工作一些,杨小平只身一人从湖北来到了深圳龙华民治,进了他哥哥所在的一家做话筒喇叭的电子厂当普工。因为哥哥认识设备部的,做了半年普工后,懂电工的他被调到了设备部给师傅打下手。但在设备部勤勉工作了一年,杨小平还是拿普工的工资。“工厂是私人办的小厂,老板小气得很。”心有不甘的他又陆续进过几个小厂,但都没做太长时间。“我那时不知道有三和人才市场,也不知道有富士康,就是自己在工业区逛,看到招维修技术员的招工启事,就自己应聘进去,有两个厂还是黑厂,一直拖欠着工资不发,我都是做了两三个月就出来了。”
 
2018年9月,参加深圳市职业技能竞赛中的杨小平
 
 
直到2003年10月,杨小平才第一次去三和人才市场投简历找工作。“我那时才知道了富士康,但是富士康的招聘要求很高,要5年以上工作经验,还要对某种设备比较熟悉。我之前做的工作都是小打小闹,没有技术含量的。”想来想去,没有底气的杨小平不敢给富士康投简历,应聘进了清湖地铁站附近一家2000多人的电脑厂设备部。
 
在这家电脑厂,杨小平做了四年。刚开始,设备部主管给杨小平安排的工作是对电钻、打磨机、切割机等基本的电动工具进行维修,并对注塑、成型和冲压设备进行保养。由此,杨小平忙完电动工具的维修后,开始跟着那些老师傅从最基础的设备拆线、电气安装与保养做起,慢慢地学习各种设备维修及保养技能,尤其是冲压设备的维修与保养。因为之前没有设备维修的工作经验,杨小平觉得工作起来非常吃力。
 
为了不影响同事们的工作,也为了快速学好设备维修的技术,除了仔细聆听老师傅们讲解设备的原理及故障问题点,他还去龙华的友谊书城和亿康文体城买来大量的电子电器等书籍阅读。“那时年轻、好学,求知欲比较强。我买了很多书,厚厚一摞,起码有50公分厚。”杨小平用手比划着说。遇到不懂的,除了积极向老师傅请教,他经常下班了还跑到车间继续研究设备的动作原理和技术要点,忙到午夜了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宿舍睡觉。
 
勤奋学习的杨小平进步很快,短短半年时间,就能游刃有余地处理一些冲压、成型以及注塑设备的常见故障。2004年11月,公司新买进二十台注塑机,派他去东莞供应商那里学习了五天注塑机的油路、液压等维修知识后,便不再安排他维修工具,而是专职维修与保养这些注塑机,工资也水涨船高,一下子涨了500块钱的底薪。杨水平也尽职尽责,一门心思用在注塑机的维修与保养上。“有一次,一连六台注塑机坏了,我晚上做梦都在修机,很兴奋地对我的主管说,我想到办法啦!这还是我住在一个宿舍的同事跟我说的,我都不知道。”谈起过往趣事,杨小平哈哈大笑道。
 
经过多年的努力学习,杨小平的技能不断提高,能有效及时地解决生产设备中的异常及难题。有一次,厂里塑胶负压喷涂回流线有个22KW的变频器坏了,整个厂全面停线,杨小平买来电子元件紧急抢修到凌晨两点,终于将负压线修好,生产得以恢复正常。杨小平的出色表现,连当时的厂长都对他竖起大拇指表示好评,杨小平还因此被评为公司2005年度“十大优秀员工”,成为了管理一个注塑车间的组长。到2007年,他的工资已经从刚进厂的800块钱涨到2000块钱了。
 
 一波三折入职富士康
 
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2007年,看着跟自己一起工作的兄弟好多进了富士康,杨小平也心动了。“那些大师傅,百分之七八十来了富士康,他们的年终奖就有一两万,几乎相当于我一年的工资了。”2007年12月,杨小平向公司辞职,再次前往三和人才市场,想应聘心仪已久的富士康。但是,不凑巧,当时仅观澜富士康招聘,而且是他不熟悉的CNC设备维修工程师。眼看春节临近,失望的他决定打道回府,回老家休息两个月,待过完年再出来。
 
2008年4月,杨小平再次来到深圳务工时,碰巧又碰到金融危机,没几个厂招工,他连续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找到工作,刚好老家给他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索性决定先回家解决终身大事再出来。
 
在家里呆了将近一年,刚过完春节,杨小平就带着老婆出来找工作,碰巧富士康又没有适合自己的岗位招聘,便应聘进了河源一家公司。虽然河源的经济发展不如深圳,但是生态环境不错,而且公司开出的工资也不差,比他在清湖电脑厂的工资还略高。杨小平决定先在河源安心干一段时间再说。但不久之后,杨小平就觉得累了、倦了。“这也是一家小厂,我做的事情很杂,设备坏了要修,车间安装照明灯以及照明灯坏了要修,包括宿舍的设备坏了我也要修,杂七杂八啥都干。开始还有礼拜天能休息,后来就算礼拜天工作也不安排补休了。”尤其是9月的一个礼拜天,杨小平感冒了,正在医院打点滴,老板一个电话打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催他赶紧回去修机。实在忍受不了的杨小平终于递交了辞职单。那时,因怀孕早已回家的老婆刚好要生孩子了,他索性回了老家,跟着父亲做起了建筑工,也方便照顾老婆。
 
2010年4月,再次外出务工的杨小平终于如愿从三和人才市场应聘进了富士康。但这一次仍然是好事多磨,因为他成功应聘进了富士康两家公司,观澜一家,龙华一家,同时还成功应聘了沙井一家规模不小的电机厂。没料到,在去面试的时候,他发现龙华富士康的面试单怎么也找不到了,所幸观澜富士康的面试单还在。“还好有惊无险!”现在的杨小平还连呼幸运。谁料在观澜富士康面试完毕,一连过了十多天也等不到录用体检通知。心灰意冷之下,他拎着行李去沙井那家电机厂报到。上午刚报到,下午富士康通知体检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欣喜不已的杨小平立马就跟人资部门打了声招呼,拎着行李直奔富士康参加体检。“可以说,进富士康是我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如果我当时进的是沙井那家公司的话,命运可能就大不一样了。”
 
2010年4月22日,杨小平正式跨进了富士康的大门。最初就职的单位是观澜富士康实习工厂设备维护处,主要负责注塑机的维修与保养工作。同年8月,因单位搬迁,杨小平调到龙华富士康SHZBGMac(III)位于J4栋的冲压厂,负责冲床的维护。同年12月,E10栋开始筹建Mac(Ⅲ)抛光厂,电工技术好的他又被主管文春风课长挑选到E10栋工作,负责数十台抛光机的架线、安装、维护及调试工作,还带了几个徒弟。“当时Mac(Ⅲ)成长很快,龙华在建厂,成都也在建厂,设备一买就是几百台。”杨小平对公司的成长速度惊叹不已。
 
对于杨小平来说,挑战最大的还是在2012年。那时,E10栋二楼建厂,五楼也建厂,两个楼层同时建厂,手下带着一帮兄弟的杨小平感觉压力特别大。“机台多,有些机器一时调试不好,忙着忙着连吃饭都忘记了。我连续一个月都忙到晚上12点才下班。”杨小平呵呵笑着说。
 
压力也是成长的捷径。每遇到一种困难,他总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排除,吸取其中的技术要点。虽然之前并没有接触抛光机,但他仍然成长很快,没两年就成为部门独当一面的维修高手。
 
杨小平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们,左三为全力支持他参赛的主管文春风课长
 
比如,有不少湿式数控抛光机的主轴马达是朝上的,由于抛光时要供给抛光液体,马达的输出轴朝上,马达轴就有间隙,抛光液体就会顺着轴流进马达里面,马达是电气元件,进了水就会烧毁。经过思考,杨小平制作了一个马达固定支架,将马达的输出轴主轴马达整体旋转180度,同时变成朝下,马达电气部分则位居输出轴上位,水往低处流,这样,就算马达进水也不会烧毁,就不会影响生产。经过一个月测试,抛光机稳定性良好。这以后,龙华的两个抛光厂、成都的六个抛光厂里的同类抛光机全都做了相应的改进,一年可为公司创造几十万元人民币的经济效益。
 
201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台6槽清洗机主臂马达坏了,整个清洗机无法启动,整条线的产品都在清洗槽里面泡着,值晚班的设备维修工程师束手无策。焦急万分的生产部课长没办法,只得打电话给已经下班回家的杨小平。杨小平二话不说,立马赶到车间紧急抢修清洗机。当时主臂马达在清洗机顶上,重量将近500斤,需要拆下来更换新品马达,杨小平一马当先,硬是将马达更换下来。等他完成维修、安装及调试工作,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了。
 
忙碌的工作之余,杨小平也会参加各种技能比赛。自从参加比赛后,这种忙碌的状态也再次加码。笔者跟他约定的采访时间也是一推再推:先是要参加深圳市职业技能竞赛的初赛,要争分夺秒地备考;深圳市的比赛刚结束,部门的隧道式清洗机又坏了,必须先把设备修好才能接受采访。
 
经过检查,隧道式清洗机是机械故障,需要重新改造主电机、链轮和大梁槽钢。另外,母篮(装产品的篮子)装好产品进入烘干隧道,在流水线模式作业下,烘干门与母篮如果定位不准就会卡住母篮。他将原来的开关计量长度改为用编码器计量,提高了计量精度,并想办法做好了防呆程式,完美解决了烘干门卡住母篮的电气问题。
 
“大的改善几十个,小的改善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杨小平呵呵笑道,“其实技术工种都是熟能生巧的,原理是一通百通、大同小异的。只要你脑勤转,手勤动,做事有耐心、决心和信心,理论与实践结合,你就能练就一身扎实的技能。”
 
杨小平是名符其实的“拼命三郎”,工作上拼,学习上拼,参加政府举办的职业技能竞赛更拼。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拼”简直成了杨小平的口头禅:
 
“想拼一把拿到高级电工证。”
 
“拼一把总比没拼强。”
 
“所以我今年为什么这么拼,花这么多钱重新买电脑买零件,是有原因的。”
 
“我必须尽全力拼一把。”
 
……
 
因为拼,2015年至2018年三年间,杨小平收获了一堆荣誉证书
 
 
 
2015年,荣获龙华区职业技能竞赛电工竞赛第二名及龙华区“技术能手”;
 
2016年,荣获龙华区职业技能竞赛电工竞赛第二名及龙华区“技术能手”、深圳市职业技能竞赛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大賽第四名及深圳市“技术能手”;
 
2017年,荣获龙华区工业机器人设计与管理竞赛优秀奖、龙华区职业技能竞赛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大赛第六名及龙华区“技术能手”、广东省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二等奖;
 
2018年,荣获深圳市职业技能竞赛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大赛第一名及深圳市“技术能手”、广东省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一等奖。
 
这么多场比赛中,让他最为难忘的是2015年第一次参赛。在这之前,尽管龙华区的电工职业技能竞赛已经举办了两届,但只有电工上岗证即初级电工证的杨小平始终不敢报名参赛。直到2015年8月,龙华区将举办第三届电工职业技能竞赛,在主管文春风课长的一再动员之下,他才鼓起勇气报名参赛,除了想在比赛中验证一下自己的实力,更多的是想拿到高级电工证。
 
 
 
2018年11月,杨小平荣获广东省可编程序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一等奖
 
那时,为了让集团选手参赛时取得更好成绩,集团IE学院(现改名为工业互联网学院)特意聘请了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在IE学院为选手们进行一个月的赛前辅导,时间为每周一、三、五晚上及星期六或星期天全天。
 
因为取得高级电工证要考电子元器件的相关知识,杨小平还自己在网上买了很多电子元器件回来,下了班或者下了课自己再在家里练习,每天晚上练习到凌晨一点钟,每道题要练习10次以上。“那是我第一次参加竞赛,很重视,为了保证考试的成功率,我连中饭也不敢吃,怕吃坏肚子影响考试。”杨小平回忆道。付出总会有收获,第一次参赛,他就拿了第二名,还获得了8000块钱的奖金。
 
不过,也有遗憾的时候。让杨小平最心痛的,就是2017年参加广东省的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技能竞赛。那一次,他得了第10名,与可以颁发广东省“技术能手”的第8名只有不到1分的差距。“第8名是85.68分,第9名是85.64分,我是第10名,85.08分,与第8名只差了0.6分。好可惜好遗憾,不然就可以申请深圳市后备高层次人才了!”杨小平边从手机里调出分数表边遗憾地说。
 
他总结了自己“失败”的原因:一是没有去广州参加广东省组委会的培训,后来系统改了,与以前的PLC可编程序控制系统不一样;二是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是windows10的操作系统,与软件不兼容,有点卡,反应不太快。特别是第一场实操比赛,他本来已经建了两个工件,但是在入库前,最后一个工件因为紧张及时间不够没调试好,被扣掉了三分,让他好生懊恼。
 
杨小平去年没有去广州参加培训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培训费用特别高——1800块钱一天,五天下来将近1万!而且,去年的比赛刚开始并没有前8名颁发广东省“技术能手”这个政策,后来才补发的,以至于误导他觉得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去参加培训。
 
今年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早就公布的前8名颁发广东省‘技术能手’荣誉证书的政策让杨小平一度兴奋不已。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今年都要尽全力拼一把。“记得在实习工厂时有一个主管跟我讲过,如果一个人才二三十岁,上天对他不公平,他还年轻还能去改变;如果到了四五十岁,就连去努力改变的机会都没有了。如果你拼一把,也许成功率只有50%,但是如果你不拼,成功率就是0了。所以,我必须尽全力拼一把!”
 
杨小平在出租屋里争分夺秒的练习
 
为了汲取去年的教训,今年的杨小平不计成本,全力以搏:7月28日至8月1日,杨小平已经去广州转训中心培训了五天自动化机器人,花掉了5000块钱;因为笔记本没有台式电脑好操作,在去年花了9000块钱买了一台华硕独显17.3英寸的大屏高配笔记本电脑的基础上,他今年又花了6000多块钱买了一台磐蛇一体机台式电脑,一主一配;他还花费2700元买了一个西门子触摸屏,花费1300多元买了一个威纶通触摸屏,花费1000多元买了一个日本三共分割器。
 
除此之外,还有米斯米交换机、西门子模块、明纬开关电源、直流电机调速器等电子元器件,并买了《2018版机械基础》《工业控制新技术教程》《气动液压传动技术》等书籍。“参赛伤财又伤神,每天晚上搞到一两点才睡觉。但是不拼不行。”杨小平的话里是满满的坚定。
 
虽然今年的广东省机电一体化的培训还是需要1万块钱的费用,杨小平早就铁了心要去参加培训。甚至因为广东省的培训时间与深圳市的决赛日期互相冲突,他还作出了放弃参加深圳决赛的决定。这也就意味着,他将同时放弃取得深圳市名次、奖金和其它已经付出的费用。“必须去练参赛的机台,如果你对机台不熟悉的话,肯定取得不了好成绩,去年就是前车之鉴。”
 
幸运的是,广东省的培训时间延期了,不再与深圳市的比赛时间相冲突。得知这一消息的杨小平既欣喜又深感愧疚。“其实我参加深圳市的选拔赛也是厚着脸皮去的,毕竟深圳市‘技术能手’的荣誉证书我已经拿到了一本,不应该与没拿证的其他选手争名额。
 
但是没办法,整个深圳市就高训中心有一台跟广东省参赛一模一样的机器人,还是去年才买的,只有进入深圳市前6名,才有优先练习权。”杨小平不好意思地笑道。为了方便去深圳市高训中心培训自动化机器人,他还跟主管申请连上一个月夜班,白天好去高训中心练习。为了全心练习,他还放弃了暑假与女儿团聚的机会!
 
 
 
杨小平一家三口
 
 
 
早在2016年,杨小平就已经申请了龙华区高层次人才,享受龙华区政府48万元生活补贴。而今,他即将获颁广东省“技术能手”的荣誉证书,通过深圳市高层次人才的认证也指日可待,届时更将获得深圳市和龙华区两级政府共计320万元的生活补贴奖励!
 
 
 
杨小平和可爱的女儿合影
 
技术能够“封神”,更能改变自身命运。“成功没有神通,只有基本功。”“今天很辛苦,明天更辛苦,后天很美好。很多人放弃在明天的晚上,却看不到后天的太阳。”“只有坚持、努力,再坚持、再努力,你才有成功的希望!”这每一句话,都是杨小平对自己拼搏人生的总结。

马上报名加入富士康

_
在线快速报名
姓名 *
手机号 *
身份证号码
面试时间
验证码